¥

“姐,家里等着用银子呢,你帮不上忙也别扯后腿啊,行了行了,你赶紧让开,别挡着我做买卖,那卢家人就算认出我了又怎么样呢,你放心,我不会把你供出来的,这毒火泡漫山遍野都是,还有那山根(姜)和元葱(大葱),也不是你们三档口独有的东西,只不过以前从来没人想到把它们当调料用呗,现在她卢家丫头想到了,就不许我刘家人也想到这一点吗?”

Ʒս

唐定元屈膝蹲在地上,将脸贴近地面,微眯着眼睛看到了已经滚到最里面的簪子,他想要伸手去掏,可是柜子底下的缝隙太债,恐怕只有小女孩纤细的胳膊可以探伸进去。

“我喜欢你堂姐做的所有菜,上次我哥拿回去的一盘锅包肉几乎叫我一个人吃了,只可惜时间有些长了,等拿到家的时候,猪肉外头的酥衣没有刚炸出锅时那么脆,可那甜蜜蜜的味道依旧让我怀念,要是能吃到刚出锅的锅包肉那该多幸福啊,它的味道一定又脆又香,让人舍不得咽下去吧。”